Saturday, August 16, 2008

瞬息之间

一切都是瞬息
一切都将会过去
而那过去了的,将会成为最真切的怀恋

我不是没有目的的。
我就是为了国辩!
我就是想有朝一日站在国际的大舞台上,用自己的方式告诉大家,我们马大很强的!
即使我可能程度不好,经验不足,思维不够。
即使我可能不受重视,被遗忘,甚至没有机会。
可是我始终静静地看,仔细地学,默默地记。
我相信勤能补拙,天道酬勤。

我爱北大。
曾经,也是现在。
可是当北大遇到马大,我会毫不犹豫地,斩钉截铁地,全心全意地支持马大!
不仅因为它是我的大学。
是因为我看到一群人,他们为了辩论真心的付出。
是因为我看到一个家,家长、孩子为了一个目标,努力着,奋斗着。
是因为我看到一种信念,热爱辩论,享受辩论!

上帝真是个孩子。
他淘气地跟我们开着玩笑。
只可惜他的玩笑让太多人泣不成声、捶胸顿足乃至肝肠寸断。

孩子,你们不该输!

即使我也很希望你们应对“人才流失”的时候可以斩钉截铁的告诉他这个问题所有国家都有所以他不成气候;
即使我也很希望你们面对印尼问题的轮番挑战时可以多几次告诉他们我们的报告留住的不是劳工而是人才;
即使我也很希望你们解决无能政府问题时能够更有气势、更坚定地告诉他们还有人民;
即使我也很希望你们在面对对方的人格轰炸时可以站起来理性的回击!

可是我所有的希望都绝对不足以成为你们输的理由!
输了的是无能的举办当局无端端将五个评判改成三个;
输了的的无知的评审以自己立场作为输赢的考量;
输了的是所有的观众都没有能力去发现以及解决以上的两个问题!

孩子,我不懂你为什么会底气不足。
是不是太久的辩论让你们麻木,以至于忘了辩论给你的最初感动?
是不是家长为你做了太多,从而失去了自己身体力行的机会?
是不是曾经的成就太显著,以至于没有人敢站出来质疑你们的不足与不对?

撇开那些混蛋评判,也许我们也还是输在气势上罢。
因为辩论不是简单的例行公事。
因为辩论就是要说服。

我猜:
在房屋的包围中,在蔚蓝的天空下,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过窗前的时候。
那个房间里会隐着最含蓄的悲哀。
而悲哀的路是无限的悠长的。
你们是可以流泪的,却是不能绝望的。
因为还有我们,在等待着英雄们的起来!

我不知该如何表达。
那是干枯的眼睛期待着泉涌的热泪。

当不移的灰色的行列在遥远的天际爬行,
我有太多的话语,太悠久的感情……

1 comment:

~aNG~伟翔 said...

馬大絕不會就此被打敗的!